有的年纪较小

2020-06-12 20:06

2012年9月,根据学校的工作安排,朱满香从原来任教的三年级转到一年级任语文教学兼班主任。

然而,她却无暇顾及自己唯一的女儿及她的家人,即使到了放假时间,她经常在学校照顾这些特殊的学生,甚至没有带自己的女儿出去旅游过。她家公生病住院,直至病逝,她也没能请假照顾。

与普通学校不同,这里的学生都很“特殊”。朱满香明白,一切都需要从零开始。“刚开始,我也有些不适应,心里也曾苦闷过,但是看到这些既可怜又可爱的孩子,我觉得我有责任带他们走出无声世界,让他们能‘听’到爱,说出爱。”朱老师没想到,越干越爱这行,越来越爱这些孩子们。

与三年级学生不同的是,一年级的学生还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的训练,教学工作很艰苦。基本就是,别人说什么他们听不见,别人摆口形他们看不懂,别人打手势他们搞不清。此时,“语言”在他们面前显得那么无力。面对这些孩子,连最起码的交流、沟通都难以进行。

学生小菲(化名)年纪较小,个子长得也特别矮小,自理能力也很差,上课或是做操时常是尿裤子,朱满香就常备一条裤子给她,尿湿了就帮她换洗;小芬(化名)等女同学第一次来例假,朱满香就给她们讲生理卫生知识,带她们到卫生间手把手地做示范给她们看;学生小敏(化名)不小心摔断了手,朱满香带她到解放军187医院治疗,像妈妈一样精心照顾着她。

对于一个患耳聋疾病的学生来说,要能听懂别人说什么,是很困难的事情。而如果他们能看得懂别人手势、口型,能明白别人说了什么,就与特教老师的教育有十分重要的关联。海南(海口)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朱满香,从事特教工作20年,始终如慈母般照顾特殊学生生活、学习,却无暇照顾家人。她的认真负责任,让家长们都十分感动。

“朱老师,真想不到我的孩子还能够转变好,真是谢谢你!”朱满香将全部精力放在学生身上,这些学生们父母们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十分感动。

通过近一个月时间的感情交流沟通,她慢慢取得小子的信任,并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仅一个学期,小子就发生了明显的进步,不仅改掉了坏毛病,学习成绩在年级里也是名列前茅,还担任了班里的副班长兼纪律委员。

许多耳聋的孩子刚来到学校的时候,发不出声音,一个普通小学生学习‘a’的发音,老师可能教两三遍就会了,可是耳聋的孩子不同,发出这个音需要几天甚至十几天。令朱满香记忆最深的是一个名为小莲(化名)的学生。

在同事们眼中,朱满香老师总是很严谨、勤奋、认真。她常常利用暑假期间对聋校教材认真钻研教材,探索和创新教学方法,曾多次执教学校优质课、示范课,受到校领导、教师和学生们的一致好评,她所教的班多次都被评为文明班级。

凭着多年的教学经验,朱满香或用肢体语言做辅导,或借助图片、实物、实地场景、情境表演等方式让学生明白,每个手势的基本含义;为了让学生能清晰的发出一个音节,朱满香就对着镜子带领学生一遍又一遍地高声练习;为了对学生进行日常行为规范的训练、指导,她还制订了《一年级新生入学管理办法》。家长们见到老师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孩子又有进步了”。

同时,她个人2011年被海口市人民政府评为“小学十佳班主任”;2011年被评为第七届海南省“小学十佳班主任”;2012年被国家教育部、中残联、共青团中央评为“特教园丁”。

引言:师者,教书育人,在潜移默化中铸造学生灵魂,引导孩子们成人成才。在海南,无论是在条件较好的城市学校,还是在相对贫困的山区学校,总有这么一些教师默默耕耘,用心血点亮知识的火把,将爱心向三尺讲台之外无限延展,照亮孩子们前行的路,赢得了社会尊重、家长信任、学生爱戴。即日起,南海网将推出优秀教师系列报道,欢迎关注。

朱满香自1983年开始,就在海南一所普通中学教英语。1992年,由于工作调动,她走进了海南(海口)特殊教育学校当一名特教老师,负责教育耳聋的孩子。

如今,冯玉莲到特殊教育学校已经三年多了,她目前能说一些简单的话,能叫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,写字也十分工整,考试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。

朱满香带的学生全部是寄宿生,有的年纪较小,生活不能完全自理,晚上时常也会想父母而哭闹;有的性格倔强,喜怒无常,让人揪心。但她爱她的学生,并时常用母爱般的关怀温暖着他们。

还有一件让大家记忆深刻的事:学生小子(化名)14岁才来学校读书,他父亲向老师反映说,这孩子在家抽烟、打架、喝酒样样都来,如果家人不给钱,他就乱发脾气,乱扔东西,家人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。针对这名同学的情况,朱满香不厌其烦与他拉家常,谈生活,谈父母和兄弟姐妹,谈他喜欢的话题。

“我知道她很想发音,可就是嘴巴用不上力。”朱满香用所有课余时间给冯玉莲“开小灶”。“让她看着我的口型,将她的手放在我的喉咙上体验声带的振动,再将她的手放在我的鼻子上感受鼻子发音时的气息和张合。终于在半个月后的一天,冯玉莲发出了第一个音。”朱满香记得,当时她激动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流下了眼泪。